【博鸣】暗部

不吭声:

#18岁博人X叔鸣,鸣人不管哪个年龄段都是世界的财富啊(ˉ﹃ˉ)


#注意事项依旧是:渣文笔,OOC,开车练手。all鸣向?


#其实三月和博人这个cp也萌啊……咦?我的节操呢?我的节操掉哪里去了?


 


 


 


 


 


 


漩涡博人总觉得自己是在逆境中成长起来的小树苗。风吹雨打,爹爹不归家,妈妈和自己的亲妹妹也常常在日向本家一呆就是半个月。好像全世界都能忘记他是个官二代。


 


全木叶,最没有地位的官二代。


 


除了偶尔能在三月那和宇智波家找到点些许不多温情。


 


这个世界如此冷漠,只有爸爸的屁股还有些许温度。大晚上跑去火影办公室欲意给七代目火影添麻烦的漩涡博人摸着被他爸坐热乎的垫子如是想。


 


拿着整个办公室唯一算是私人物品的东西,这种来自父亲的体贴让博人也不太好意思立即发难,于是他乖巧地坐在一边看他爹埋头在堆成小山的纸张里。


 


“哟,博人来了?”鹿丸推门进来看见博人坐在鸣人旁边,两个同样金发碧眼的如同大型犬科动物一起看向他。鹿丸多年前就对这种单纯无辜的眼神有着极强的免疫力,他摇了摇自己手里的杯子:“没水了,来你这里借点。”


 


然后博人就看着他高智商同学的爹,把杯子蓄满水,随手放在桌子上,用嫌弃的眼神指点自家爹,边说“麻烦死了”边自然地把他爹的杯子抄走了。


 


木叶总参谋长在阖上门之前看了博人一眼,没说什么。可是博人却觉得脊背发凉,仿佛被人看透了一般。他不由得坐直了身子来掩饰自己的心虚。


 


“博人不回家吗?”鸣人在鹿丸关上门后问他,手里还在给文件盖着章,“已经很晚了。”


 


博人心想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回去还不如接着出任务。口里却说:“妈妈和小葵在日向本家。”


 


“雏田和小葵又在本家?”鸣人皱起眉头又眯起眼睛,仿佛很苦恼的样子,“博人是在撒娇吗?妈妈没有带你一起去本家。”


 


博人继续在心里骂他白痴老爸。


 


“啊既然这样爸爸带你去吃一乐吧。”鸣人似乎是激动起来,“好久没有吃一乐的说。”


 


哦,儿子不如拉面。博人在心里继续冷漠脸,身体却十分实诚地点头。他总是不自觉地想要了解更多的,火影样子之外的父亲,享受和他接触的每一分每一秒。


 


 


 


 


 


父子俩吃完拉面走在回火影办公室的路上,昏黄的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拉得老长。


 


博人直直地看向前方,实际上他眼睛的余光四处乱飘,大部分还是落在身边的男人身上。鸣人也因为很久没有和儿子好好地单独聊过而显得有些沉默。这样的情况总是异常尴尬。


 


漩涡博人小的时候他会去做恶作剧,让别人去给他爹告状,这样他就能让这个男人放下他的工作,从办公室里出来,抓住他,眼睛里只有他一个,怒气翻上来又泄气般地拉着他的手去给别人一个个地道歉。那个时候他不在乎说多少句对不起,也不在乎男人作为一个火影对着别人挠头帮自己儿子道歉的尴尬。


 


他在乎的是,男人握住他,手心里的温度。


 


调皮捣蛋吸引的来的目光总不是他想要的,他越发地不满足于男人的歉意。他开始学乖,在哪里都做到最好,甚至把自己的青梅竹马都甩在身后。佐良娜偶尔会和他争吵“七代目更喜欢谁”,他不在意,他只是想到别人在男人面前夸奖自己的时候,男人的笑容里都沁出光来的样子就满心欢喜,在自己的房间抱着男人的等身抱枕打滚。


 


整个青春期还是懵懵懂懂也没有心思去理会那些女孩子送过来带着心意的情书,有的时候就是好奇拆开,还没来得及看就被三月抽走,然后似笑非笑地夸着他“不愧是四代目的孙子七代目的儿子,居然收到了这么多情书”就挽上他的肩膀去做其他事情。


 


直到最近他有了一些念头,它们像蚂蚁一样啃噬着他。博人飞快地看了男人一眼。


 


“最近的任务完成的都很好,听你师父说你现在也能独挡一面了。”鸣人可能也是觉得过于安静了,干干地找了话题,但是试探的语气满满的都是欣慰和骄傲。


 


“嗯。”博人低下头踢了踢脚边的小石子,余光却看见几个暗部在远处一闪而过的身影,“爸爸现在身边还有很多暗部?”


 


“啊,”完全没想到博人会这么问的鸣人有点愣,突然间有种火影这么大了还需要很多人暗中保护的错觉,他下意识地挠头,“暗部的职责就是保护火影的说。”


 


博人在心里想他是不好意思了,男人有点不好意思之类的情绪冒出来的时候总是喜欢挠头。


 


“无论是谁当上了火影都会被暗部保护的说。”鸣人飞快地补充道,然后他摸上了博人的脑袋,想体现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期待。


 


博人把他的手从自己的脑袋上拿下来,握在手心里。


 


鸣人看见和自己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脸,蓝色的瞳仁在阴影里深沉得如同墨色,一点点的身高差距,仿佛又是很多年前的场景。


 


“我要接手暗部。”黑发黑眼的青年看着他。


 


“我就成为暗部吧。”金发碧眼的青年看着他,手心里传来的不只有温度,还有微不可闻的心跳,“在暗处一直看着爸爸。”


 


鸣人像是被火烫了一般把手抽出来,定了定神才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十八岁。他拍了拍博人的肩膀,笑着安慰有点失落的儿子:“你们怎么一个个都盯着暗部不放,工作薪水多但是还是很危险的说。”他顿了顿好像反应过来了:“零花钱不够可以向爸爸要的,妈妈那边也会给。”


 


博人心里嘲笑自己,嘴上顺着他:“是啊,我总是请佐良娜和三月吃饭,他们两个的薪酬不知道被谁拿了。”


 


“噫?这样吗?”鸣人托着下巴,“小樱家的房贷问题已经严重到这样的地步,需要拿佐良娜的薪酬来还?”


 


博人拉着他,边走边笑:“我随口说说的啊,老爸你不是还要继续工作吗。”


 


“你小子居然骗你爸爸的说!”


 


“还不是因为吊车尾爸爸太笨了。”


 


“啊啊啊啊啊你这个跟谁学的!”


 


“不用跟谁学,看见爸爸你就会想到这个词啊。”


 


“啊啊啊啊啊……”


 


 


 


 


 


今天的七代目也很元气呢。一个暗部小哥刚在自己的日记里写道,然后下一刻他的日记本就脱离了他的手,被嗖地被定在远处的树干上。


 


“记些有意义的东西。”开出白眼的博人看着他,手里的苦无泛着冷光,“不要总是对着别人的爸爸做些痴汉才会做的事情。”


 


暗部小哥点头如捣蒜。


 


妈的,这年头看个七代目都要被威胁!迷!弟!还!要!不!要!活!了!


 


 


 


 ————————————————


 


【噫?车在哪里?】


 


破烂自行车在这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http://www.jianshu.com/p/46fed07815b6

评论
热度(141)
  1. 死鱼肺癌不吭声 转载了此文字

© 死鱼肺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