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目:

好茶。英自戏。

宫殿依旧是往昔的一派金碧辉煌, 而走进环顾四周却感到的尽是萎靡倾颓的气息。殿内的下仆都远远站立, 停在殿中的边缘位置。再向内走近了一些, 却在此刻随着那人令下, 除了我和他, 所有人都退出了殿外。

只身一人站在不远处, 抬眼见到那个仅仅几日未见的人在烟雾缭绕中躺在榻边。比起上一次见面留下的印象相比他着实瘦得令人心中一惊。他被毒品蚀之殆尽, 那面无表情的样子, 脸上黯淡的眼瞳都不知道看着哪里。

再清楚不过的只是, 无论如何, 他都放不下手中的那根昂贵而沉重的烟杆。

"再这般下去, 怕是谁都认不出我了吧?"听到对方的话语随后又见人忽然起身用尽了气力将侧桌上的矜侈奢贵全部挥开, 碰击地面的声响在旷阔的殿内回荡, 刺耳无比。最后对方仰头长叹又倒在了榻上。

走近对方的身边, 将撒落一地的物品捡起,片刻后起身将视线再次移上他的脸庞, 只见对方的泪水自眼角沿着瘦削的脸庞滑落下来。下意识抬手抚上, 那泪水滴落在我的指边。没有立即做出回应, 对方也没有作任何言语。此时的情景陷入一副僵静状态。

良久翕动几下眼皮, 嘴角勾起便是抹出一道有力的弧度, 动了动指尖, 用指腹轻而易举地蹭去了对方脸颊上的那滴充斥略些无望的泪水, 而后开口啧声可却是轻笑出来。打破了这份不自然的宁静, 舌尖不由得抵上下齿又停顿了些许时间, 缓缓垂下眼眸仔细看着他手中紧攒着的烟杆。

"那又怎样?要不是靠着这个, 我连做梦都看不到你,耀。"

配图表示cp向[?], 图侵删。

评论
热度(17)
  1. 死鱼肺癌森目 转载了此图片

© 死鱼肺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