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耀】活见鬼(生贺)08

绿绿绿绿在这里:

前文:


01 【四千岁仙人碰瓷】


02 【电梯间的傻狍子】


03 【谁是猪一般的队友】


04 【速速前来救驾】


05 【你居然在shi里下毒】


06 【闲杂人等退散】


07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


08 【怎么老是你】




  吱呀一声,身后的门开了。亚瑟条件反射式的立即回头,看见站在门口的王耀差点没流鼻血。




  “你没给我准备鞋子啊喂。”王耀嘟起了嘴,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向傻狍子撒娇。




  他已经恢复成了眉目清秀的少年,现在赤脚站在地板上,只套了件亚瑟的白衬衫。因为对方比自己高出大半个头,这件衣服他穿着并不合身,衣摆已经盖过了大腿根。松垮垮的肩膀加上过长的衣袖,他的整只手都能缩进袖口;明明只松开了最上面的纽扣,领口却已经开得很大,优美的锁骨线条都露出了大半。




  亚瑟从头到腰地打量了他一遍,视线停留最久的两处,一是那人秀丽的黑发间露出的一对尖尖的狐狸耳朵,一是那人身后蓬松的尾巴。看起来都毛茸茸的……他好想摸一摸,但要是真摸上去了,王耀肯定会炸毛。




  再往下那两条光裸的大白腿,他只敢用余光扫了扫,端着绅士的礼数,不能把自己的性趣表现得明目张胆。他回想起了王耀之前的美人计,那时候的旗袍……远不如眼前这套效果好。毕竟这人靠一马平川的胸部,可穿不出旗袍的风韵,比较起来,大了几分的衬衫恰好能突出纤细的少年感。对亚瑟这只不介意性别的吸血鬼来说,后者无疑更有吸引力。




  “是我忘了,但是你……怎么不穿裤子?”亚瑟绷着脸,严肃地问。




  “明摆着嘛,尾巴不好放。”王耀抱起了自己的大尾巴,神情略为苦恼,“我现在力量不足,不能完全化形,暂时收不回去。还有这耳朵也是……这下可麻烦了,出门太引人注意,说不定要被送去动物园。”




  王耀说着动了动头顶的兽耳,亚瑟看见只觉得心里痒痒的,像是被猫爪不轻不重地挠了一下。




  “别担心,你可以待在我家里直到恢复。”亚瑟很自然地安慰起他。




  王耀突然抛下尾巴,把手背在了身后:“亚瑟,你不觉得对我太好了点么。”他发问的同时仰起了头,弯起的嘴角弧度美好。那是份毫无杂质的、清爽的笑容,但是摆在王耀的脸上,亚瑟再迟钝也能感觉到不对味。




  “……有吗?”




  王耀点点头,依旧眼含笑意:“之前某人可对我说过’你死定了’这种话的,怎么转眼就变了?”




  亚瑟一愣,总算明白了过来。狐狸最是生性多疑,而眼前这人更是心眼小爱记仇,不肯相信自己是好心好意。他不免有些郁闷,好歹之前自己算是救了这条狐狸一命吧,就不能多得到些信任吗。




  “我……”他想为自己辩解,却半晌都说不出什么。无意间瞥见王耀脖子上的咬痕,那里流出的血液早已凝结,但暗色的伤口在白皙的皮肤上格外显眼。




  那个完全被吸血的欲望所掌控的自己,是……很可怕的吧。  




  所以这个人才会充满戒心。亚瑟心头有些堵得慌,竟然伸出了手,指尖抚上那道暗红的痕迹。




  王耀猛地被那人冷冰冰的手指一接触,差点打了个寒噤。他立马拍掉了傻狍子的爪子,横眉竖目,声音带着恼怒:“你干什么!”


  


  “还疼吗?”




  王耀有一瞬间的呆愣。他依稀辨认出,亚瑟看向他的眼神里,流淌着的、那通常被称为“温柔”的情愫。这真是个可怕的认知,傻狍子想出演爱情剧么?他可没有配合的义务。




  “你个小小的蚊子精哪能伤到我!”他叉起腰,顺便还挺了挺胸,可惜身高上的差距让他并没有能压倒亚瑟的气势。




  “我是吸血鬼。”亚瑟看着王耀的反应,觉得好气又好笑,只能叹了口气,“失控的那个我对你而言非常危险,就像先前那样。这双眼睛变红的时候赶紧跑,离我越远越好。”




  王耀后退了一步,冲他做了个鬼脸,“谢谢挂心!现在我也不想离你太近,听说低智商会传染哎。”




  “……”亚瑟的念头:可以打他吗?




  “你若是真想帮我,”王耀眼珠子一转,一看就是在打什么小算盘,“不如打开那个保险柜?”他向亚瑟简单地解释了自己修行的原理,要想早点完全变回去需要借助外物,只要是古董啥的,中西方文物他都兼容。




  那个保险柜就在这个房间——亚瑟的卧室里,王耀对这个铁盒子垂涎许久,一进门就偷瞟了好几眼。保险柜看起来并没什么高科技的防盗技术,反而式样有些古老,但他之前摆弄了半天也打不开,可神兽的直觉告诉他:亲~你定与此物有缘,不能撒手!




  “其实,”亚瑟看起来有些为难,“我也不知道保险柜里有什么。可能对你起不到作用。”那个柜子被柯克兰家族世代传承,但里面究竟是什么从未有过记载。




  “没关系!”王耀心里咯噔一下,这人话里的意思是有些松动啊。他赶紧趁热打铁,真挚地看着亚瑟,“如果对我没有用处的话,我决不会动。如果能帮我复原,我会很感谢你。”




  “好吧。”亚瑟看见他垂下来的耳朵,忍不住就心软了,“我虽然有打开柜子的钥匙,但是能不能拿到里面的东西,还得看你的运气。”




  “嗯?”莫非开个保险箱和十连抽卡一样,得看脸?王耀摸了摸自己的脸,嘿嘿一笑,咱背井离乡出来打拼多年,现在也算是欧洲移民,肯定没问题。










  王耀蹲在保险柜旁,视线追随着吸血鬼的一举一动。




  原来那用来输入密码的数字滚轮只是装饰,他之前撬开柜子的思路根本走错了方向。亚瑟从木质床腿的暗格里拿出了一把铜钥匙,用它打开了保险柜的外壳后,王耀所看见的并不是什么光彩熠熠的宝物,而是一个灰不溜秋不明材质的匣子,看起来很有年头,却丝毫感觉不到灵气。它的特别之处在于,六个面上都刻有古怪而繁复的纹章。




  “这是我们家族的家徽。”亚瑟向他解释,指着匣子的一面,“现在,把你的血滴在这上面,被认可的话它就会打开。”他努力控制着声线的平稳,谨慎地隐藏起自己此刻不安的心情。




  他没有告诉王耀的是,“被认可”意味着外戚的身份被柯克兰家族承认和接纳,也就是,成为他——亚瑟·柯克兰的爱人。这个古老的吸血鬼家族积累了惊人的财富,婚后都将作为夫妻公有共产,亚瑟心想要是告诉王耀和自己结婚有这么多好处,那个贪财的家伙一乐兴许能窜上天。




  这听起来实在疯狂。他和王耀从相遇到现在还不到一天(然而超过了一万四千字),竟会期许将未来数不尽的岁月托付与对方。但他的脑海中响起了两个声音,一个不断地告诉自己,他两百年的等待就是为了今天;另一个说:别逼逼了快试呀!




  “要滴血啊……”王耀皱起了眉,他虽然活了四千年,有些地方却还像个孩子,比如害怕打针吃药——既怕疼又怕苦。但他还不至于因此退缩,只是自己下不去手。他一脸豁出去的表情,把伸出的食指凑到亚瑟唇边,对傻狍子命令到:“你咬一口好了,正好这是吸血鬼的本职工作。”




  吸血鬼的本职工作……你当我是采血机?贵族出身的亚瑟顿时有一种被亵渎的感觉,但他怀抱着其他的心思,半秒也不想拖延下去。他衔住王耀的指头,稍稍用力,尖利的犬齿便在指腹上刺出了一个破口。




  王耀一吃痛,跐溜一下缩回了手,还不忘怨恨地瞪他一眼。




  亚瑟舔了舔唇齿间残留的甜腥味,感觉有些不妙,身体里被压制的欲望又开始了蠢动。他忍不住催促起王耀:“好了,你快点滴。”




  王耀“哦”了一声,心里埋怨这人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不过他也很好奇到底能不能打开,此时懒得和傻狍子白废话了。




  他呲牙咧嘴地挤出一滴血,让它落在那看起来根本就是鬼画符的“家徽”上。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破匣子突然红光大盛,然后砰地一声炸了!




  王耀本能地护住脸,毕竟嘛他是靠脸吃饭的人。那声爆炸的巨响震得他脑浆都在冒泡,好半晌他才回过神来,一睁开眼就破口大骂:“傻狍子,你竟然跟爷玩阴的!”




  可是……傻狍子在哪?这粉红色的烟雾是什么鬼,啥都看不清了啊!




  他反应过来周围的异常是爆炸造成的结果。自己离爆炸物那么近,没受伤倒真是幸运。只是这眼前被烟雾笼罩,能见度几乎不足两厘米,他怎么找到那傻狍子揍一顿出气?一念及此,王耀果断地起身,奔向印象中窗户的方向,希望快点开窗让空气流通起来散开这团雾。




  王耀才走了两步,只觉得四肢愈发绵软无力,心里扩散开了不妙的预感:这烟雾有问题!




  他告诫自己必须快点,总算强撑着走到了窗边。双手一起搭上拉开窗户的把手,他正打算使力,一只冰冷的手掌却盖在了他的手背上,接替了他的动作。窗户刷地被开到最大,而他还没来得及用上半点力气。




  王耀回过头来,脑子一时不转蹦出了句“谢谢”。从室外灌进来的风吹散了部分的烟雾,让他恰能看清那只手的主人。




  他感觉心脏霎时沉入谷底。




  当然不可能有别人。他身后站着的还是那只傻狍子,却是狂化版本的……之前遇见这怪物就差点狗带,这回自己身后连不靠谱的队友都没了,更是死路一条。




  “How old are you(怎么老是你)?”王耀哭丧着脸,面对那双紧盯自己不放的赤色眸子,悲痛欲绝地打了个招呼。希望这不是自己留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




  亚瑟本人都警告过他离这家伙远点、再远点,可他现在有路可退吗?王耀感受着从后颈灌入衣领的凉风,认命地闭上了眼。这可是14楼啊,跳窗摔成肉饼和被这怪物榨干,还是选后者的死相比较好看QAQ




-TBC-


学业马上要开始屠杀了QAQ所以想快点完结,呜写得有点糙了【不过伏笔收得差不多辣真开心


下一章大概有肉吧【莫名其妙的保险柜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道具_(:з」∠)_


难得的兽耳啊尾巴啊……不能浪费资源!铺垫了一万字呢【总感觉好蠢TUT想写的东西其实就一点点,前因后果却要扯出一大堆



评论
热度(159)

© 死鱼肺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