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雪 -上

小白:

听说最近流行吸血鬼梗是不是?并没有太多的考究!


一只想成为人的吸血鬼阿尔。


会有朝耀,介意者慎重,以及各种各样的角色崩坏,黑化严重,一如既往OOC以及淋头几桶的狗血,会有R向以及下各种奇奇怪怪的药之类三观不正的情节,未成年勿点。


还是先备注个雷,王耀从文中一开始精神状态就有点恍惚,后边再写。


 


———————————————


 


王耀的拿着锁匙的手停在半空中。


等到他一进门,那个混蛋就会扑过来……


他叹了口气,还是认命地把门打开了。


阿尔弗雷德趴在被窗帘盖得密密实实的窗前,透过没有遮实的一点缝隙看着外边的夕阳,大雪已经停了,雪地上照映着夕照的暖光。


“耀!你回来了!今天下雪了!”王耀一换好拖鞋走到客厅,阿尔弗雷德就把他扑倒在沙发上,尽管力气大得惊人,但始作俑者还是浑然不觉。


“混蛋!好痛!”王耀揪起他的脑袋,那张大脸还在嘻笑着。


阿尔弗雷德握起王耀的手,把袖子往上捋了一点,白皙的手腕内侧有好些红的紫的痕迹,都是他长期以来的杰作。他像是闻到血液香甜的味道,伸出舌头舔过那片他专属的区域,然后用尖尖的牙齿咬开薄弱的表皮,如同获得解脱的野兽,用力地吮吸起来。


一天下来的工作已经让王耀感到筋疲力竭,他任由着阿尔弗雷德就这样靠着沙发跪在地上,双手捉住自己的手腕享用着他的饕餮大餐。这几年来这家伙的食量似乎愈来愈大了,而随着他在公司的晋升,工作任务也比之前愈来愈重,体力也有点大不如前。王耀这样这样想着。疲惫感压得他的眼皮无法撑起,他倚着沙发沉沉睡去。


他醒过来的时候周遭已经是黑暗一片,他用手揉揉眼睛,从沙发上起来,一回头,猝不及防地对上那双猩红的瞳孔,——那是在黑暗里边唯一的光芒,瞬间他手撑着沙发迅速地向后挪了几尺。


“耀~你怎么了?”软软糯糯的声音传来,那双瞳孔眨了眨。


……是最近太累了吗。王耀想。


王耀站起身去把客厅的灯开了,靠在沙发上的阿尔弗雷德用手臂挡了下眼睛,他不喜欢光亮,那双红色的眼睛在灯光下褪为蓝色。


 


他和阿尔弗雷德,一只吸血鬼,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19年。王耀在19年前下雪的一天把他捡回来,他捧着一堆雪问王耀,”雪是什么味道的?”


起初阿尔弗雷德还像个小孩一样的时候,每天只要用一点点鲜血敷衍他便可以让他安安静静一整天。王耀感觉自己像是养了个孩子,一个会吸他血的孩子。阿尔弗雷德的个头越长越大,偶尔也会因为家里的一些小事跟他闹脾气,最重要的,他最近需要的血越来越多了。


王耀的晚餐草草了事,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自己一个人兴致勃勃地做四菜一汤然后自己吃完。喔,偶尔阿尔弗雷德也会吃一点。洗澡后他把自己埋到被窝里边,年纪越大越怕冻,他信极了这句话,防止阿尔弗雷德连他珍贵的睡眠时间也要打扰,他已经反锁了房门。


……被窝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他抬脚往一边试探着踢了下,忽然间被子被撑了起来,——阿尔弗雷德早已经在被窝里守株待兔了!王耀忿忿地想着,只能任由对方冰凉的双手把他双腿打开,在他大腿的内侧来回抚摸着,然后一口咬到他已经熟悉过千万次的部位,那里的血液新鲜又甜腻,是他最钟意的味道。


“够了……我想睡觉……”王耀闭着眼睛,手背掩在眼睛上。


“明天不是礼拜六?白天你再慢慢睡吧,我帮你做饭好不好?”阿尔含糊地应答着,”耀你最近总是要出差,说不定过几天又不在了。”


一听到”出差”这个词,王耀不由得心虚地闭了嘴。


阿尔弗雷德的动作不算很大,但是翘起来的发尾却总是有意无意地触碰到他的胯下的部位,痕痒感和被刺激到的生理反应涌上脑里,他紧闭着眼睛,将那种罪恶的欲望从脑海驱赶出去。


……他觉得大腿有什么黏腻的液体在滑下,那是他自己的血?阿尔的唾液?王耀顶着满身的疲劳撑开眼,一把掀开被子,阿尔弗雷德正抱着他的腿在被窝里睡得正香,而短裤上湿了的一片,不是鲜血也不是唾液。


 


“耀?你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精神状况不是很好?”亚瑟扯了扯他的马尾,他才如梦初醒抬起头继续看着萤幕做报表。


“啊,是有点。不过还好,去医院检查过,也没有说贫血什么的。”贫血……王耀拿到体检报告的时候,很特意地看了下这项指标,奇怪的是,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的,所有的疲惫来源于贫血之类的,难道一直都是心理作用吗。


“一起吃晚餐?然后送你回去吧?”亚瑟拿起他的车匙在王耀面前晃着。


他想起来了,亚瑟买了新车,还在短讯上跟他调侃着什么”香车要配”美人””。


 


亚瑟开着他的新车载着王耀四处兜风,一直不遗余力地跟王耀找着话题,他一直都很喜欢王耀,通俗点的话来说,他很想将他们之间恋人未满的感情再升华一点点,但是王耀却一直不痛不痒回复着的态度让他抓狂,他也猜测过王耀是不是早已有恋人,但是无论从王耀口中所说还是诸位眼中所观察的情况来看,王耀都是独身一人,得到这个确实的消息,他几乎都要坚信王耀迟早会答应他的追求。


“就到这里可以了,谢谢。”王耀示意亚瑟停下。


“没关系,我多送你几步。”亚瑟凭着之前偷偷摸摸来找过他家的记忆,一直拐到他的楼下。


“就到这里,就到这里,我自己走,不然你等下出去认不得路了。”王耀一直喊停,但是亚瑟已经停在了楼下。


“给个机会我送你上去吧?”亚瑟握着他的手。


“不用,不用。”王耀松开安全带,急忙忙地下车。


“你家有人?”亚瑟疑惑地问。


“不,我一个人住。”王耀支支吾吾的,”我家很乱。”


亚瑟早知他的中国同事颇为含蓄,没想到能保守到这个程度,而”家里很乱”很明显不过是个借口。”你介意?”


王耀点点头。


“那,给我个机会送你上去吧,我不进门,保证。”亚瑟也从车上下来,拉着他到电梯口。


王耀心里忐忑不安的,只希望到了之后,亚瑟能遵守他的诺言离开,他任由亚瑟牵着自己的手一直到家门口。等电梯门关上之后,楼道一片黑暗。


王耀捏着口袋里边的锁匙,但是亚瑟还在,他无法去开门,他朝着亚瑟笑了笑,”可以了,谢谢你,你回去吧,我不送了。”


亚瑟的手一直牵着他的,也没被反抗,他知道王耀对自己有那么点意思,干脆大胆地把他抵在门前,凑近双唇去亲吻他。


 


你们懂的:这里


 


 


 


“我可以吻你吗?”临出门前,阿尔弗雷德小心翼翼地问王耀。


王耀在下行的电梯内回想起那幕,他没有答应他,只是默默的关上了门,阿尔弗雷德的神情有点失落。


他手里攥紧手机,上边是亚瑟发来的一条短讯,他来来回回看了很多次。


——”要来我家住一阵吗?用英国上好的皇家服务招待你。就算你对我没感觉也不要紧,就当是给我一次机会,你最近状态很不好吧?也给你自己一次机会。”


 


 —TBC—


 


果然大家都是现充去了?

评论
热度(66)
  1. 死鱼肺癌小白 转载了此文字

© 死鱼肺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