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中】和王警官的“游戏”(5)

天狼君:

  二更,想看前面的可以点我头像。


■■■
(5)


  王耀苏醒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他被还在沉睡的疯子揽在怀里,脖颈间传来他粗重的鼻息。阳光透过窗户,懒洋洋的洒满整间卧室,王耀感受不到温暖,却能借着光线看清自己身上的每一条伤痕——纵横交错的盘在他身上的每一个角落。他不敢有任何动作,生怕拉扯到红肿脆弱的后xue,但腰间隐隐传来的钝痛却时刻提醒着他昨晚一个疯子的暴行!


  身体的酸痛还是让他本能的想寻找一个舒适的姿势。疯子也醒了。一伸手就把王耀重新拉进了自己怀里。而王耀痛的却皱起眉头。


  “早安宝贝,你睡醒了吗?”伊万在王耀额头落下一个吻,“我昨晚很快乐啊。”
  可我一点不快乐!王耀喊了一晚上的嗓子早已疼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在心里狠狠的咒骂这个疯子。
  “你真是我的宝贝,这是我第一次从一个人身上得到这样的快感。你让我如此快活。”他撩开挡在王耀脸上的碎发,“这样我就不用再杀人去满足自己了。”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痴迷的神情,王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难道该说恭喜吗?还是说自己应该自豪,他用自己的身体拯救了无数条生命?谁会在意!他现在是一个被组织抛弃,被一个疯子上过的可怜虫,谁会在意他的感受!!


  但男人的低语还没有结束,他凑近王耀的脸,用一种无比郑重的口吻说:“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一辈子都做我的人吧。”


  伊万把王耀抱进浴室的时候,王耀已经意识混浊。怜惜的吻上他的额头,伊万将自己的手指深入他的后xue,轻轻地将残留在里面的白液和干涸的血液抠出来,很快浴缸里的水被染成了红色。
  随后伊万把他抱出了浴室,用枕头垫在他臀下,用棉签沾着药水,顺着红肿的内壁细细涂抹。这一切都是在王耀完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完成的。


  伊万停手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正午。桌上的手机突然开始振动。
  “托里斯,怎么了?”伊万接通了电话,“呵,我这才离开多久,那些欧|洲|人就已经坐不住了?……好,我知道了,正好亚|洲这边的事也处理的差不多了,明天我就回去,我没来之前你们任何人不要和那些欧|洲|人接触。”挂了电话,伊万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金发。
  他非常厌恶那群自以为是的欧|洲|人。


  在伊万•布拉金斯基没有出现之前,欧|洲的黑帮势力像欧|洲的国家一样散乱。在大势力面前,小势力只能选择依附,否则就会被毫不留情的铲除。
  但自从伊万•布拉金斯基出现以后,这种兼并的情况变本加厉——黑|帮势力从分裂开始走向统一,几乎欧洲大半的小势力都被他一人吸收。伊万•布拉金斯基一跃成为欧|洲黑帮的几个霸主之一。
  新秀的崛起引起了一部分当权者的厌恶,其中就包括英|国人亚瑟•柯克兰和法|国人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但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势力实在太大,他们中任何一个都无法单独与之抗衡,于是亚瑟和弗朗西斯的联盟就成了搭弦之箭,已经不得不发。
  托里斯刚才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告诉伊万,亚瑟和弗朗西斯在昨晚正式签订了互助协议。这也就宣告着三足鼎立的局势正式形成。


  伊万翻过身,将身旁那个柔软的身子抱在怀里,轻嗅着王耀发梢上的清香。还好,总算有一件称心的事。带着这样的想法,伊万陷入了沉沉的梦乡。


  第二天夜晚,机场。
  “我能问我们要去哪儿吗?”王耀看着眼前的大飞机,像是一架客机,但是他却找不到机尾上的航空公司的标志。
  “如果我是你,我会更愿意考虑一会儿在飞机上吃什么晚餐。”说完,伊万就拉起王耀的手,顺着登机梯走上了飞机。
  进入机舱,立刻有三名身着制度的男人走上前。


  “您好,布拉金斯基先生、王先生。我是负责本次航行的机长,这位是副机长,请两位在飞机航行中务必系好安全带,晚餐将会在飞机进入平稳飞行的时候送过来,如有其他需要你们随时可以按身旁的红钮,我们会第一时间为两位解决。”
  “谢谢。”王耀礼貌的冲三个人微笑,但一旁的伊万却兴致缺缺的走开,随意找了一把固定的椅子就坐了上去。王耀有些尴尬。但从这三个人习以为常的表情来看,这应该是常态。


  三位空乘人员走后,王耀开始抬头打量这个宽阔的机舱。它和一般的客机的大小没有什么区别,应该是改造的。拆除了原有的一排排软座,将宽阔的机舱隔成了几个单间,但他一眼望不到头,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陈设和功用。但单从周围来看,布置得简单整洁,很难想象这是一架飞机的机舱。


  “还疼吗?”伊万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身后。但王耀却下意识的想要躲开。
  伊万抓住了他,并把他按在怀里,“你得适应我的存在。”
  “这是在飞机上,会有人看到。”王耀忍不住提醒。
  “难道你以为我不动你,就不会让别人想入非非吗?宝贝,明眼人都看得出你和我是什么关系。”


  是啊,不过是掩耳盗铃而已,王耀自嘲的想着。


  “还疼吗?”伊万又把刚才的话问了一遍。王耀点了点头。于是伊万提议再上一次药,但被王耀红着脸果断拒绝。
  “那你去床上躺着吧,离我们下飞机还得好几个小时。”看到王耀迟疑的眼神,伊万体贴的补充一句,“我会在书房看会儿书,你不用担心。”


    伊万很守信用,在把他送进卧室后,简单的交代了几句,转身就出去了。王耀如释重负般的倒在床上,却不慎拉扯到下面的伤口,疼得龇牙咧嘴,赶紧换了另一个姿势。
  他面朝着舷窗,侧身躺在床上,大脑里将这两天发生的事像过筛子一样过了一遍。今天早上伊万•布拉金斯基告诉他,他的组织已经正式“确认”他在一场秘密行动中“牺牲”。秘密行动?可笑,就是把他送到别人床上吗?一群伪善的禽兽!
  愤怒过后,随之而来的是心灵的空虚与无助。他突然间感觉到世事无常,三天前的自己绝对想象不到三天后他已经搭乘了一架专机,即将起飞去一个未知的地方。而未知总是让人觉得恐惧,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寂静又特别的夜晚,孤独可以吞噬一个人的心。


  “请两位系好安全带,飞机即将起飞。”
  机长的声音从喇叭里传来,让王耀从自己的世界中清醒。伸手抓过床边的绿色安全带,在身前扣好,心跳开始随着引擎的微鸣颤抖,飞机在跑道上不断加速滑行,几分钟后,引擎已经从小兽般的啼鸣变化成野兽的咆哮,愤怒的将飞机拋上了高空。
  王耀深陷在软床里,一种窒息的压迫感排山倒海而来,像是一只巨人的手穿透了他的胸腔,握住他跳动的心脏,随时都能让他就此了命。上冲的时间并不长,但主观上却像是过了一辈子,这让他有种错觉:他的未来都将在这样的压迫感中度过。


 
————————tbc.
  终于写完了,还是没做到同一天两更【扶额】。
  能开始写剧情我内心真的开心的fly起来。终于步入正轨了。
  最后,新年的开头,再次祝大家开心幸福,继续爱aph,爱露中w


 
 
 


 

评论
热度(50)
  1. 不属于人类白子孤狼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属于人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