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ENER 听者 十一

百色淼:

标题是越来越简洁......




前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章节十一  同盟


 


公历387年2月,北部平原,清晨 4:00


 


天还不亮,空气中水分子却蠢蠢欲动起来。它们不断地扩张分裂,每一息都携带着冷冽的水汽。王耀随意揉揉被冻的有些发麻的鼻子,即使在相对温暖的室内,他也还是不适应北方过寒的气候。但阿尔看起来和在温暖的大陆内部时一样的元气,丝毫不受寒冷天气的影响,正如亚瑟所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阿尔是感受不到身边环境的变化的。]


 


【所以说,笨蛋是感受不到身边环境的变化的。】王耀无奈的想想,又用手指用力敲敲阿尔看起来马上就要到在桌面上的脑袋。[醒醒,阿尔,你刚刚才起来吧。]阿尔揉揉头,委屈的看着王耀,他现在看起来就像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白熊。[不,我看上去醒了,但其实我还是睡着的。]


 


王耀只是皱皱眉头,[别对着我卖蠢阿尔,不要模仿马修威——]


 


[马修??他是谁??]阿尔弗深深地伸了个懒腰,本该覆盖在眼睛中困倦的睡意顿时一扫而光,只剩下了别人看不见的算计与怀疑。[谁也不是,只是一个曾经些许熟络的故人而已。]王耀喝了一口热乎乎的水后随意的回答,他不想激起阿尔的猜忌心理,他心里清楚马修和阿尔的关系再密切不过了。【但是不该说的,还是让它永远埋藏比较好。】王耀在心里默默叹息,水杯中升腾的蒸汽又一次晕染了他的双眼,看不清前方的人是什么表情。


 


【现在我保持安静就好,他自己会做出判断的。】


——————————————————————————————


公历374年10月,北部平原,下午14:00


 


[快要结束了吗??]王耀在后花园的一块石头上踮着脚张望会议厅的动静,[父亲为什么还是不出来呢……]


 


坐在王耀一旁的亚瑟忍不住出声了,[王耀,他们才刚刚进去了一刻钟而已。][一刻钟也很久了啊……]王耀看起来被亚瑟打击到了,从石头上啪嗒跳下去,缓缓走到亚瑟身边,[太无聊我忍不住了啊~]语毕将头自暴自弃的埋进臂弯中,叹了一口气之后就再也没了动静。


 


[喂,王耀,你怎么了……]亚瑟推推王耀,看王耀一点动静也没有,整个人像是一个没有生命气息的木偶娃娃一样,亚瑟觉得有点害怕——万一这个家伙真的就这么变成了一个木偶怎么办,情急之下,他只得使出一直藏在箱子中的必杀技。[那个,要不我来和你玩怎么样,我会很多的魔法的唷。]


 


[真的吗!]王耀顿时就抬起头,眼睛中也有了不少神采,他兴奋的在亚瑟周围转来转去[你好厉害呐!!那现在就开始吧,亚瑟,我一直想看魔法!!!]


 


亚瑟被漫天而来的夸赞冲了个头晕眼花,他红着脸拽住王耀的帽子角,[那就给你展示几招好了。但是记住!是你很想看我才做的!才不是特意为了你才……]亚瑟话还没说完,王耀就又他的身边跑开。[喂王耀你去……]


 


[呐!!马修一起来玩吧,之前一直没有发现你真是太抱歉了。]王耀笑眯眯地从一旁的花丛中拉出一个小男孩,他看起来更加胆小而且羞怯,在拉扯途中有过试图反抗,但只是装模作样一般挣扎几下就没有了动静,老老实实地任凭王耀随意拖拽,然后就这么迷迷糊糊地来到一脸呆若木鸡的亚瑟面前——


 


[您…您好,我是马修,认识您很荣幸……]叫做马修的男孩小声的做着没有意义的自我介绍,其间还因为紧张咬错好几个单词。其实亚瑟早就认识他,在政治课上老师好几次叫出这个名字——马修·威廉姆斯,随祖母姓氏,黑桃国下一代KING担当……亚瑟一直认为他应该是威风凛凛的人,但是今天的见面实在是彻底改观了他之前的看法。


 


[您好,我是亚瑟柯克兰……]


——————————————————————————————


公历387年2月,北部平原,清晨 5:35


 


说好的敌军迟迟不来,王耀有些着急,他忍不住抛下睡着的阿尔跑出去查看动静。外面仍然是风雪茫茫一片,每隔二十分钟传递情报的接线员也是正常运作着,没有出现长时间滞留的现象。现在的情况让王耀捉摸不透——是敌人放弃进攻,还是内部出了差错?


 


王耀一遍遍翻看手中的怀表,一分一秒流逝过去的时间让他焦躁不已。终于在前方隐隐约约出现了人的影子,王耀想大概是出去警戒的战士们回来了。他回去叫醒阿尔一齐站在迎接他们的归来。但是随着队伍的逐渐走进他发现,事情也许并不是这么简单。


 


像是恶意卖弄一般的红色铠甲与缀着金色流苏的肩章,这种恶俗的军服王耀一下子就认出来了,随着队伍的逐渐走进,他逐渐看清了走在队伍最前面人的面目——金红相间的王冠,金色曲折的短发和蓝紫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和高高昂起的下巴,一个若是忽略掉下巴上的胡茬就是一个完全美少妇的面庞。


 


——弗朗……


 


[哟~我亲爱的黑桃国领袖们, Ne voit paspendant longtemps 。]


 


­——弗朗西斯波诺佛瓦,现任方块国KING,八三战争中的【受害者】


 


[弗朗,你来这里做什么?]阿尔警戒地望着弗朗西斯,手已经悄无声息地伸进大衣内侧不断抚摸着光滑冰冷的枪身,【弗朗,你要是想做什么,赌上黑桃国KING的荣耀,我会在这里直接干掉你。】王耀也压低身子,配合着阿尔的动作,随时准备抽出剑鞘中一直沉睡的利刃……


 


[阿尔弗,别这么冷淡啊~哥哥我可是专门来给你提供帮助的唷~]弗朗西斯轻佻地笑着,手中依旧把玩着QUEEN淡金色的发丝,[不过有人在这里妨碍很麻烦对吗?]说罢他将法杖提起挥了挥,身后的军队竟被不可思议的火焰燃烧化成灰烬,就连一直在他身边的QUEEN也被火舌吞没,火焰从裙底一直烧到她的发丝,王耀就这么眼生生的看着一个鲜活的生命化为一捧灰黑,散入风中,他没去阻止,只是淡漠地看着她慢慢被烧焦化灰。


 


[真是的~哥哥我出门的时候可是孤身一人的啊~如果这么多的人都莫名其妙的跟上来我可是会半夜睡不着哟。]


 


弗朗西斯几个箭步跳跃着奔到王耀他们的面前,露出一抹狡黠的微笑[碍事的人都清除干净了,那么现在可以开始我们之间的会谈了吗?]


 


­­­­———————————————TBC——————————————




阿尔弗做出的判断很清楚,因为他睡着了,所以放下戒心了WWW




有点懒想要休息一下......(这章字不少不少(自我催眠)其实就是相当于低产了吧.......法叔终于出场!!!

评论
热度(27)
  1. 死鱼肺癌岷水白 转载了此文字

© 死鱼肺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