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中」精神恐慌-2

燎海_The warm world:


2.
「我有冷饮店的免金券,要一起去吗?」
陌生的号码发信息过来时,我还以为是发错了,看那号码十分眼熟,拿出伊万写给我的字条看了一遍,才知道这个号码是伊万的。
望着那条短信发了会儿呆,我压抑着澎湃的心潮抖着手指回复他:「好啊,什么时候?」
「明天。」
我起身照了照镜子,发现镜子里的我苍白的像是一张纸,眼眶乌青,是熬夜留下的黑眼圈。拉开衣柜,更糟糕了——我就没有能穿出去的衣服!
衣柜里一排套装几乎都是舒适的卫衣,有一套黑袋子罩着的衣服是我的西服,我很少穿他,或者说根本没穿过……看看都是些什么!印着吉祥物的半截袖?花的很有异域风情的大裤衩?
天呐,我穿什么?
我在衣柜里翻了半天,才从角落里挖出一件皱巴巴的棉麻衬衫,它很轻薄,干的很快,现在的天气,洗了之后明天就能穿,于是我决定明天就穿这件,又抽出一条长的牛仔裤,在身上比划了一下长度,把它和我的衬衫一起扔进了洗衣盆里。
我就着清凉的地下水洗了衣服,王耀睡在不远处的摇椅上,一动也不动,他的身边是一株长得很好的夹竹桃,粉红的花瓣衬着王耀安静的睡脸,在阳光下那瘦弱的躯体竟像是逐渐透明了一样。
“王耀!”我着急的喊了一声,把他吵醒,他张开眼迷茫的看着我:“怎么了?”
我走过去捏捏他,触感很真实,那种像是要消失一样的感觉让我很恐慌,王耀被我捏了两下,灿烂的笑了起来:“你在干什么呀?”
“我怕你消失了。”我嘟囔道。
王耀眨着眼睛看着我:“怎么会,我不会消失的,不是说好的吗,谁都不许离开谁!”
“那如果你的前任爱人来找你,你会跟他走吗?”我忐忑的问。
“你说什么?”
“如果伊万来找你,你会不会走?”我重复了一遍。
王耀生动的表情忽然僵住了,然后逐渐变得冷漠,他直勾勾的盯着我,像是看什么很恶心的东西,他问:“你爱上他了?”
看来他一直都知道伊万来找他了……我怕他起疑心,摆手否认道:“不是——我只是——”
王耀咬了咬嘴唇,冷笑着从躺椅上站起来,进了屋里,我一阵心慌,连盆里的水放满了都没有察觉。
他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一早,伊万在门口按响车喇叭的时候,我急匆匆的穿衣服的时候,王耀正坐在餐桌前看报纸,用勺子一勺一勺的从番茄酱瓶子里挖鲜红的浓稠液体往嘴里送,嘴巴周围沾了一圈血浆一样的红色,看得我直犯恶心,他舔干净唇角的番茄酱,冷漠的看着我。
“祝你死在外面。”他眼神怨毒,满嘴血红让他看起来就像一个恶鬼。
我不知怎么忽然涌起恼怒,反驳道:“那你看好了!我绝对会活着回来的!”
坐着伊万那辆白色的轿车去了大型商场,伊万把车停在地下车库,然后拉着我的手闲逛,我并不排斥他这样牵着我的手,甚至是窃喜的,伊万没有像第一次见面一样穿着西裤和衬衫,而是像个刚出校门的大男孩一样穿着和我差不多的牛仔裤,上半身是浅灰色的T恤,我觉得他这一身装扮很眼熟,也许是在哪个服装店见过。
这条街距离我住的地方有些远,伊万载着我从城东跑到城西,我几乎没来过这个商场,但在这儿牵手和伊万走在路上的感觉很好,像是本该如此……不停有人回头看着我们,对我们指指点点,伊万始终微笑着。
逛了一半,伊万带我一家冷饮店门口,他进去买冷饮,我坐在门口的藤椅上在遮阳伞下等他,透过画着小花的玻璃看里面伊万排队的身影,玻璃上倒映的我的脸在笑,笑容竟然幸福的像是泡进蜜糖里一样。
伊万回头看坐在外面的我,冲我眨了眨左眼,我觉得脸有些红,扭头不再看屋内。
视线漫无目的的飘着时,我忽然起了一阵寒意,冻僵了似的不敢喘气,因为我看到王耀坐在前面那家店外面的座位上,手里捏着一把闪闪发光的不锈钢叉子,正在幽幽地看着我。
他唇角的弧度是在笑,眼神却冰冷无比。
他冲我做了口型,我认得出来,他说——「去死吧。」
我激动的站起来,绊倒了一把藤椅,后退时踉跄了一下,转身就要逃走,手臂却忽然被人一把攥住,我回头一看,是伊万,他正担忧的看着我,探头看他身后那个本该有王耀的位置,空无一人。
人呢?
伊万把折成心形的吸管插进泡着冰块的饮料杯中,送到我面前,他察觉出我的焦虑,坐的离我很近,轻轻的搂着我的肩膀:“乖,冷静下来……”
我喝了一口绿色的饮料,是猕猴桃汁,酸酸的口感中带了一些甜,搅了一下,果然是白砂糖,伊万看我放松下来,松了口气似的,靠在藤椅上,手也从我肩膀上放了下来,搭在椅背上。
“小——”他张了张嘴,抿上嘴唇想了一会儿,问我:“你以前住在哪?”
以前?
我努力的想了一下,惊恐的发现自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伊万神色复杂的看着我,眼神忧伤,我有些痛苦的抱着头,眼眶有灼热的感觉,他如梦初醒般坐起来拍打我的肩背,温柔的嘴唇吻在我脸上,带走不知因何而落的眼泪,他把我抱在怀里,手指插进我的发丝间,忽然吻了我的嘴唇。
这个干燥的吻让我的大脑空白了半晌,伊万松开我,低声道:“对不起。”
我摸摸被他触碰过的嘴唇:“不……没关系。”
我们之间的气氛,忽然暧昧的理所应当。
喝完那杯冷饮,我脸上的燥热仍没有降下来,伊万牵着我继续逛街,街边有手艺人在卖香囊,伊万驻足在一串串绣工精美的香囊前,被它们吸住了眼球,他转头问我:“你想要吗?”
我本想摇头,但想到他会送给我,于是轻轻点了点头,伊万果然买了一只,他掏出钱夹付款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他钱夹内有一张小小的照片,照片上的人熟悉的令我如同坠入冰窖一样发寒。
王耀,一眼就能看出是王耀。
那样神采飞扬,眉眼里带着生机勃勃的笑意的人,我看着照片就能想象到照这张照片时王耀是怎样的。
钱夹很快就合上了,伊万把那个香囊塞到我手里,温柔的冲我笑。
送我回去的路上,伊万忽然冒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你对心理学感兴趣吗?”
我奇怪的看着他,摇了摇头。
感兴趣?不,一点也不。
我家的书架上有些关于心理学的书,但那都是王耀的。
送我到家门口的时候,伊万忽然拽住要下车的我,按着我的后脑勺温柔的吻我,这个吻持续了好一阵子伊万才放开我,将我的头发别在耳后,目送我下车。
我没有留他,执意要在门口看他把车开走,我不想让他和王耀见面。
他现在应该是我的人了。

评论
热度(133)
  1. 死鱼肺癌燎海_The warm world 转载了此文字

© 死鱼肺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