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中】夜莺与玫瑰

墨阙可如安:

今年不写新文,拿以前写的文里面不是最满意但是最喜欢的一篇来混个更


原梗来自王尔德的童话


王耀唱的歌是歌剧图兰朵中改编自茉莉花的唱段


LL真是邪教,肝MF都不想写文了OTZ


——————


夜莺与玫瑰


Written By:墨阙




你永远都不知道一只鸟儿可以付出什么,尤其是在严冬。


一个穷学生在自己的房间窗前忧愁地走来走去。他已经忧愁了一天一夜,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有金黄色的头发和鸢尾花般的眼睛,毫无疑问——他是个英俊的青年。这条街上有不少女孩都对他抱有好感,杂货店店主的女儿在他来称黄油的时候总要多给他半磅,洗衣房的姑娘愿意多给他洗几件衬衣,就连面包房的大婶也会给他多留一份过夜的小面包。可这时候他顾不上吃小面包啦,他正在为一朵玫瑰——一朵真正的、花瓣像丝绒一样的红玫瑰而发愁。


一只站在他窗前好一会儿的夜莺拍拍翅膀,飞到了另一棵树的枝桠上,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我的小鸟儿?你跳得我头晕”那棵树问道,鸟儿在他的枝干中间不安地跳来跳去,看起来难过极了。


“我在为那学生担心。”夜莺答道,“他去年曾喂我面包呢。伊万,他是个好人,看到他那么难过,我真不安心。”


“他在为什么难过呢,耀?”


“为一朵红玫瑰呢。嘿,我那天就看着他和那姑娘——她叫什么名字?玛姬?互相表白,那好姑娘说:‘我亲爱的弗朗,你至少给我带来一束红玫瑰吧,带来一朵红玫瑰我就跟你走。’可现在是冬天呐!我就看着他走遍了全城的店面,连一片花瓣也没找着。我问了好多花了,只有伊莎是红色的,可她是朵天竺葵,我看那可怜的学生把自己的头发都要揪光了。”


“这有什么难的呢,”伊万温和地说,摇了摇他的枝条,“我不就是棵玫瑰树么。”


“你?”夜莺晃了晃脑袋,可你的花朵白得在午夜也闪闪发光呢。”


“所以,耀,你愿意用自己心里的血来染红它么?”


夜莺转头看了看那房间,那学生仍在来回踱步。“这样…那样的话我以后就不能给你唱歌了啊。”


“没有关系的,你现在就最后给我唱一会儿吧。”


夜莺没有再答什么,他飞到玫瑰树上最长的一根刺前,把那刺轻轻抵在了自己覆着棕色羽毛的胸口,开始唱起一首赞颂春天的歌。


拉车的马匹经过这棵高大的玫瑰树前,停下了脚步抬头仰望树梢,又及时赶在鞭子狠狠抽来之前低下了头。这匹叫荷蓝的马只是不明白,那只曾停在他背上唱歌的小夜莺,今天怎么唱得如此高昂。


“西边升起月亮,鹳鸟在风中歌唱。四月天雪还没有融,花儿没有开放…”


夜莺的歌声清越高亮,声声啼血。那根长长的刺一多半已经没入他的胸口,血汩汩流出,染红了一片枝干。他很痛,但他依然不知疲倦地一直唱着。玫瑰的枝条在他身边轻柔的摆动着。


那朵玫瑰已开放了一半,娇艳的颜色如同最纯净的玉髓。


“我亲爱的玫瑰花儿啊,我期望的春天哟,它来了,它来了。”


夜莺的歌声越拔越高,穿越了雪青色的空旷冬日的天空。他歌唱月亮和太阳,歌唱四季,歌唱爱情。疼痛使这小小的鸟儿全身颤抖,但他的歌声依然坚定,玫瑰的刺深深地扎进他的胸口,血液为那朵玫瑰花上了色。


“盛夏已过,隆冬将来。可爱情永不谢落。我爱你,我爱你,可这爱情永不谢落!”


夜莺用最后的力气把自己往前送了送,刺深深地扎进了心脏。那朵用血染成的玫瑰在夕阳里闪着动人的光。它多红,像真正的、用红宝石雕成的一样。夜莺的歌声戛然而止,小小的身子再也不动了。


在歌声停止的一瞬间,那玫瑰书的枝条紧紧地包围住了鸟儿尚未冷却的身体。千万根刺扎进鸟儿的身体,然而,这是他能给与的,最甜蜜的拥抱。


那个青年忽地停下了脚步,他慢慢转过自己的身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朵真正的红玫瑰。


故事的结局很美好。那个青年顺利地娶回了自己心仪的姑娘,并且我相信各位会很高兴地知道穷学生最后成为了一位成功的商人,和爱人白头偕老。


而那棵玫瑰树,再也没有开花,他用最后的力量陪夜莺盛开了一朵最后的玫瑰。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长久地拥抱着爱人,再也不会松开。


他们都很幸福。


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End-



评论
热度(25)
  1. 死鱼肺癌前奏曲 转载了此文字

© 死鱼肺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