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ppet game 『木偶游戏』⇔第四章⇔

清窈:

4.登场


贴吧原名:the king of the king Ⅱ


【港仔闪亮登场,耀君痴汉出没


——被束之高阁的,不只有迷人的宝物,也有诱惑人心的毒药。
   


Be put it away unheeded,  not  only    attractive baby, there are luringpoison.
  


“港?”身穿黑色旗袍的贵妇人吐出一口烟,涂着黑色蔻丹的手指有种别样的诱惑,她回过头看见少年一个人站在桌边,望着手中金色的酒发呆。


说实话,相比起这个叫做王港的少年,她更
欣赏王耀,小小年纪就能隐藏自己的心思,礼貌又疏远,软弱又坚强,如果好好培养他一定是一枚好棋子,可惜他拥有太优秀的心性不能被她操控,不然她一定不会让这样一个优秀的孩子被遗弃在孤儿院。



“有什么事吗?慈溪长老。”少年回过头,金色的灯光从他发顶打下来,穿过少年过长的刘海照出他略带倨傲的眸子,女子应为他的称呼皱了皱眉,“你应该叫我母亲,小港。王家的长老会承认了我的存在。”“长老会?”王港呲笑了一声“只要没有家主的认可,你永远都只是一个外人。王家的主母,永远只有我的母亲。”



慈溪攥紧了手,她斗了十几年,终于害死了那个女人进了王家,可整个王家上下对她不冷不热阳奉阴违,特别是单字这一脉【例如‘王耀’‘王港’这样的】完全是自成一脉不受控制,若不是这一脉是王家的嫡系她怎么会留着这样的祸害!



毕竟是城府极深的女人,慈溪的脸上丝毫没有透露出来,反而露出一种看似隐忍的表情:“小港不习惯的话就还是叫我长老好了,只是礼不可废,小港在长辈面前还是小心一点吧。”慈溪长着一张极其温柔的脸,坐在她旁边的夫人已经忍不住了,“你也别这么忍着了,他再怎么说也是你名义上的孩子,管教自己的儿子是应该的。”



“自己的儿子?我不是她的儿子,也只有大哥可以叫我小港,就算是父母也不行。”不等慈溪回答,王港已经猛地回过身,高脚杯里的酒溅了出来滑落在少年白皙的手指上,放大少年多年练枪留下的茧子。王港略带刻薄的扫过坐在慈溪身边的贵妇人,满头的珠饰和拖沓的礼服,“柯克兰夫人,您还是先管好自己的儿子吧,王家的事轮不到你插嘴,如果不是她为了上位找你们拉关系,你觉得你有资格出席罗马诺家族的宴会吗?”



柯克兰夫人一下子呆住了,连慈溪都有点惊愕了。说得如此尖酸刻薄,这可不是王港的习惯,王港从不与她们正面交锋。的确,罗马诺家族一向孤僻,除了与之来往甚密的几个区欠裔家族外他们从来只邀请亚裔中极有权势的几个家族,例如王家,拥有最深厚底蕴与传说中中【耀君让我舔舔】国大人一样姓氏的家族。



“是什么给你这样的自信,让你这么对我说话。”慈溪脸一沉,干脆撕了伪装把话挑明了说。她还一直天真的以为王港除了那张脸好以外一无是处,脾气差没风度,毕竟王港的亲妹妹王湾就是这么说的,【当然她不知道王湾后来被王港塞了多少从亚瑟那要来的死扛】,没想到这么快他不但什么都知道了还敢和她抬杠了!明明王湾说一切正常……等等,王湾!问题出在王湾上!怪不得她这么乖,还以为是小孩子好养,没想到也是一头白眼狼!



坐在远处两百米开外啃着王耀做的桂花糕的王湾自然听不见,就算听见了她也只会呲之以鼻:你算老几啊(#‵′)凸,姑奶奶只要大哥疼我就够了,管你白眼狼绿眼狼呢。



好了拉回正题,此时不说王港,除了在炮台啃桂花糕的王湾【被打死】,王家单字脉的年轻一代几乎全部出席,全部都是俊男靓女,男生一律西装革履,人模狗样【划掉划掉】,女生一水高叉旗袍,就算特地坐在角落也因为庞大的规模和高的无法直视的颜值而备受关注。



所谓该来的终是会来,相信慈溪很快就会明白了。



“啪、啪”年老的罗马诺家族的大管家走到大堂中央拍了拍手,所有人的视线都移到了他的身上,“女士们先生们,请安静。接下来请我的主人,罗马诺家族第23代继承人为宴会的开幕致辞。”



除去罗马诺老爷年事已高却依旧令人惊叹的风度和气质,王港完全不觉得他有任何可取之处,难不成……大哥是颜控??王港的脑洞今天也如脱了肛的草泥马一样奔驰着。



“……除去那些无聊的寒暄,我要向大家介绍一个人,久负盛名的罗马诺养子,我罗马诺家族的骄傲,罗马诺家族的宝石——赛里斯!”正当王港胡思乱想的时候,罗马诺突然拔高了音调,转身指向背后的黑色幕布,



好戏开始了。王港在阴影里露出一丝笑意,又立刻敛下笑意,向坐在卡里埃多家族席位的一位戴眼镜的文雅少年举杯示意,少年也勾唇一笑,举起手里的高脚杯点了点,诡异的交流在3秒之间完成


“是大哥吧。”
“恩。”
“准备好挖那些人的眼珠子。”
“恩。”



黑色的幕布被一只指节分明白皙有力的手拉开,当人们还没来得及惊讶拉帘子竟然是本田家的少主,就被随后走出的少年惊住了,被擦的光滑的大理石地面映出少年宛如仙人的面庞,皮鞋后跟敲打地面发出一声一声清脆又规律的音符。他仿佛被神眷顾,拥有令人无法嫉妒的完美容貌,美得就像是在阁楼上高高放起的诱人液体,却被长辈警告那是不允许被触碰的毒药或圣水。



所有人的目光所能及之处都是一片模糊,唯
有那个少年才具有颜色,



“大家好,我是赛里斯,很荣幸能在这里见到你们。”少年微微鞠躬,只不过是一个无比细微的弧度却没让人生厌。



背后高脚杯落地破碎的声音传来,王港一口饮尽杯中的酒。


这就撑不住了,慈溪。


好戏还在后面呢。

评论
热度(38)
  1. 死鱼肺癌林殊音☆醉邀山河 转载了此文字

© 死鱼肺癌 | Powered by LOFTER